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方城县中等职业学校第一时间更新《对不起,我不想再辜负》最新章节。

    NO.38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班班,以后就是这个宿舍的一员了,希望以后的日子里能和大家友好相处。”睡在我下铺的新同学很突然地开始自我介绍,其他人都忙着整理床铺,或许是没空理他,又或许是懒得理他,宿舍八个人,没人回应他,包括我在内。

    没人理他,这个叫班班的同学倒没有觉得太尴尬,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开始挨个和舍友打招呼。

    我今天陪着梁爽、钟小杰、高爽三个人又是逛街又是吃饭,折腾了三个多小时,实在是累的够呛。收拾完行李,趴在床上一会就睡着了。

    “喂喂喂……你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啊?”班班一边说一边用手摇我的床,差点没把我的床给摇散架。

    后来他告诉我说看见我第一眼就觉得会和我成为好朋友,而且是很铁的那种。

    我问他,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他说:“滚。”

    NO.39

    我最讨厌睡觉的时候被人吵醒了,上次睡觉无缘无故地被彭美佳叫醒,火就不打一处来,这次更过分,生怕叫不醒,还一直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地震了呢。

    “干嘛!”

    “同学,我们一起去吃饭啊,不然一会楼门关了,你孤零零一个人会害怕的。”班班说。

    我朦胧的双眼似乎看到了他那张忧国忧民心系天下苍生的脸,好想对他说三个字“给我滚”……

    我心里想我怕个毛线,折腾了那么久,都快困死了……仔细一想,过了七点钟宿舍楼要断电,四周黑漆漆地,一个人待在宿舍还挺瘆人的。

    “好吧,先让我清醒一会啊。”我睡的晕乎乎的,需要一点时间让自己清醒过来。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张飞,就是《三国演义》中的张飞,他也是我们寝室的一员。”班班拉着一个男孩的手,像古代青楼里的老鸨给客人介绍自己店里的头牌姑娘一样,那猥琐的表情,相当到位。

    于是,飞哥和班班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

    飞哥比班班高了大约五六公分,但是却比他清瘦许多,好像就是皮包着骨头一样,看不到几两肉。不知道是腼腆还是因为太瘦挣脱不了班班的魔爪,飞哥站在那一动不动。

    我回过神来,先向飞哥打了个招呼,“嗨,你好,我叫钟可鱼,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我叫张飞,以前是十一班的,是普通班!不过之前我就认识你了,我觉得你很厉害,每次都考年级第一。”瘦瘦的飞哥说道,好像特意强调了普通班三个字,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也没好意思问,怕他多想。

    班班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原来你早就认识他啊,早知道不给你介绍了,真没劲。”说完班班放开了飞哥的手。

    “我不记得之前我们见过啊,你怎么会认识我?”

    “你是我们普通班学习的榜样,普通班的班主任都会动员自己班的学生向你学习,鼓励我们好好学习,向你并肩看齐。而且你的照片就在公示栏上面,大家很容易就能认识你啦。”

    “哦哦,这样啊。”

    弄了半天又是公示栏上的照片。呵,听他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像人民公敌,是每个学生要努力打倒的对象。

    本来以为可以遇见几个有趣一点的舍友,谁成想是这样的两个人。班班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不正经,飞哥给我的第一印象像个闷葫芦一样,身形也比《三国演义》里的“张飞”差太远了,长得极瘦极瘦。

    出了校门,突然有种当下四顾心茫然的感觉。门口是卖各种小吃的摊位,一看就不卫生,马路对面是几家连卫生文明许可证都没有的小面馆,想到饭馆里的面我本来就不好的食欲变得更差了。

    “不如我们去吃炸酱面吧,比较便宜。”飞哥说。

    “不吃不吃,炸酱面没什么营养,瞅你这么瘦,肯定是经常吃炸酱面。”班班说话大大咧咧地,搞得好像飞哥这么瘦全是炸酱面的错。

    飞哥欲言又止……

    张飞的个子比我和班班要高一些,但是太瘦了,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相比之下班班的身高倒是十分标准,一米七五左右,不胖不瘦刚刚好,在路灯的照射下那张笑嘻嘻的脸棱角分明,这样看来挺像个标准的美男子。

    “嘿,好久不见啊,骚班,听说你进入实验班了。”有几个叼着烟的小青年拍了班班的肩膀一下,随即聊了起来。

    那几个小青年向我和飞哥递烟,我们摆摆手拒绝了。要不是看他们的腰上系着第一中学的校服,我还以为他们是一群社会青年呢。

    第一中学明文规定,凡是吸烟打架早恋的学生一经发现,第一次停课一周,第二次停课一个月,第三次直接开除。学生太多,学校不可能面面俱到,难免会有漏网之鱼,很明显这群人就是。自从学校保安发现厕所有学生吸烟,经常不定期去检查,他们吸烟的场所不得已只能转移到校外。

    “那好,下次再聊啊,我们回宿舍打扑克。”为首那个吸烟的青年,匆匆结束了他和班班的对话,说完狠吸了一口手中的烟,然后弹飞,之后带着一帮小弟耀武扬威地走进了学校的大门。

    那一丝星点落下去的地方恰好是卖小吃的摊位,摊主似乎没有发现,仍然在卖力招呼着旁边路过的学生,我当时差点吐了出来。

    关于他们的对话钟可鱼没有听得太仔细,但内容却大致了解,无非就是什么时候约时间一起去网吧之类的事情。我本来对班班不好的印象又加深了几分。

    “他们为什么叫你‘骚班’啊,你不是姓‘班’吗?”飞哥疑惑地问道。

    “那是他们随便给起的外号了,不要当真,你们以后可不能那样叫我。”班班说,“走,我带你们两个去一个好地方,有酒有肉,保证让你们吃好喝好。”

    七拐八拐,走了好一会,本来天就已经蒙蒙黑,现在星星都出来了。

    “班班同学,你该不会是迷路了吧。”我当时严重怀疑班班是不是路痴。

    班班说:“别急,别急,再走一个路口就到了。”

    走过下一个路口,果然就到了。

    “嗨,小弟弟,好长时间都没见你来吃饭了。”一个长相十分精致的女生过来招呼我们三个人。

    班班拐弯抹角把我和张飞带到了一条小吃街,天色昏暗,可能是为了节约成本,街边的灯也不是很亮,我只能朦朦胧胧地看到小吃街的尽头有“大”字和“寺”字,其他的就看不清了。

    “月姐,老样子,三盘菜,两荤一素,再来三瓶啤酒。”看班班点菜的样子,一眼就能看出他是这家店的常客。

    “好嘞,稍等一会啊。”

    原来那个长相十分精致的女孩就是班班口中的月姐。

    “班班同学,三个人一起吃饭,你才点三个菜,你觉得我们能吃饱吗?”走了这么久,我原本不饿的肚子现在已经咕咕叫了,想到只有三个菜,觉得班班不仅不正经而且还小气。

    “不够了可以再点,万一点多了吃不上就浪费了。”飞哥搭腔说,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他担心的是这家店的菜太贵,到时候AA的话自己负担不起,因为他的家庭情况不是特别好,不过他也没有明说,第一次出来吃饭,他不想扫了大家的兴。

    “肯定够吃,这家店给的菜特别够分量,我每次来吃饭都吃不了这么多,你们要相信我,这家店我来过很多次了。”班班理直气壮地说。

    酒盏三巡过后……

    “你们饱了吗?我有点吃不下了。”菜吃了还没一半,班班捧着肚子说。

    “谁让你一人喝了两瓶啤酒呢,喝都喝饱了,哪还有胃口吃东西。”我一边吃一边说,比起学校的饭菜,这家店的菜真的是好吃极了,我瞧了一眼旁边的飞哥,吃的比我还起劲,米饭一口接一口地往嘴里扒。

    “你们先吃着,我去结账。”班班开始掏钱包准备去结账。

    结果翻了半天,班班说:“我只有二十元钱了,生活费全打到学校的饭卡里面了,银行卡好像落在床上了。”

    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笨蛋,不看看钱包里面有没有钱就敢下馆子点菜。“我来吧,用手机付。”说完我准备掏手机。

    这次真的是打脸了,摸了几次口袋,我都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机在哪,刚刚自己还在心里嘲笑班班是个笨蛋,好像是放在床上充电出门的时候忘记拿了。

    我们两个人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飞哥身上,眼巴巴地盯着他。

    飞哥放下手里的碗,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只找到了十块零伍角,而且是零零散散的,有一元的硬币、伍角的硬币、一元的纸币、伍角的纸币。

    “大哥,你这是卖废品换来的钱吗?怎么这么零散。”班班大失所望地说到,本来以为是句玩笑话,没想到飞哥的脸唰的就红掉了。

    “好了好了,你问问老板能不能先欠着,我们明天给他送来。”我说,我当时也不知道张飞是怎么了,隐隐约约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便没让班班继续说下去。

    “你们两个会不会唱歌?”班班问道。

    这下可戳到我的弱点了,我从小五音不全,不敢在人前唱歌,只好连连摇头。

    “我会,不过我只会唱《光辉岁月》。”飞哥说。

    “会唱这一首就够了。”班班走到收银台和那个叫“月姐”的女孩说了几句,距离太远,我听不清,只看到班班说完把钱包给了她。

    “我去,你不是说没钱吗?”等班班回来,我问他。

    “确实没钱啊,我把钱包押在柜台了。走,我们去隔壁酒吧。”说完带头走了出去,飞哥慢慢起身跟了出去。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人,都没钱吃饭了,还要去酒吧。

    “添水酒吧”,我一看见这名字就想笑,酒里掺水就算了,还怕别人不知道,非得说出来。班班和飞哥已经进去,我只好跟了进去。

    这两个家伙动作挺快,在我进门的时候俩人已经站在了台上,看这架势是准备卖唱,我好像明白了班班的想法。

    班班抱着吉他,飞哥在一旁傻站着,好像有点怯场。

    班班拿起麦克风,三言两语说明了自己吃饭没钱不得已来酒吧卖唱的情况。本来挺丢脸的一件事,被他嘻嘻哈哈的几句玩笑话挑弄一番,反倒赢来了一片掌声。

    飞哥的歌声蛮好听的,单从神态来判断,我觉得飞哥应该是一个故事很深的男孩,班班的吉他弹的也很棒。

    我没想到原来这两个怪人竟然还是文艺青年。

    卖唱的钱不是很多,但是付饭钱倒是绰绰有余,回到饭馆我们又点了几瓶啤酒,算是庆祝飞哥和班班的第一次同台演出。

    借着醉意,他们开始说出各自的故事。

方城县中等职业学校第一时间更新《对不起,我不想再辜负》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职业拆伙

卿相

盗门百年

蝉鸣无声

超强异能在左手

爆表

老兵传奇

月半貔貅

市长的女儿为啥不嫁给我

夜班老李

偶像请你自重

咸鱼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