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方城县中等职业学校第一时间更新《对不起,我不想再辜负》最新章节。

    蔡玉洁的宿舍其实是学校分给她那校长爸爸的,她毕业回到G市以后硬生生抢了过来,作为她的安乐窝。

    既然是她的窝,那她当然是想招谁当室友谁就能当咯。

    蔡玉洁一边煮粥一边思考着她筹备已久的暖男养成计划,粥都糊锅上了还笑得跟个二百五似的。

    这是一个两居室,美式装修风格,家居设备齐全,虽然没有钟可鱼家那么大,但是可比二中的学生宿舍强太多太多,钟可鱼转了两圈以后心满意足地坐在了沙发上。

    “什么味啊?”

    他起身走到厨房,结果就看到了傻笑的蔡玉洁。

    “喂,你粥都煮糊了,搅一下啊。”钟可鱼把她挪开,顺便夺走了她手中的勺子。

    蔡玉洁回过神来,用手扇了扇锅上的热气,“这还能吃吗?”

    钟可鱼白了她一眼,“你问我?这不是你煮的粥嘛。”

    刚刚她咋咋唬唬,说什么今天要给他煮皮蛋瘦肉粥,算是庆祝他俩关系更进一步—从师生到姐弟再到室友,还把他推出厨房,让他看看自己的房间。他这才放心大胆地围着房间转了两遭。

    结果现在皮蛋还没下锅,里面已经糊了。

    蔡玉洁关了火,二话不说揪着钟可鱼的耳朵就出了厨房。

    “你个小兔崽子,还敢朝我翻白眼。”

    钟可鱼双手握着耳朵,一个劲儿地喊疼,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早知道就不翻白眼了,可那也是不由自主无意识的动作,他哪里控制得了。

    钟可鱼被蔡玉洁摁在沙发上,“我刚刚和你说什么了,以后我是你的舍友,咱们可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你不能吵我,不能凶我,家里断电了你要及时赶回来,结果这才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你竟然敢朝我翻白眼,你这个小没良心的,眼里还有没有你姐了。”

    钟可鱼刚想狡辩说“室友不应该和谐相处,地位平等嘛,再说了,刚刚你也没说不让我冲你翻白眼啊”,结果不远处蔡玉洁放在餐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钟可鱼心里万分感谢这个救他脱离苦海的电话,趁蔡玉洁脱手去拿电话的工夫他赶紧揉了揉自己今晚被蹂躏了多次的耳朵。

    还真是羊入虎口,从小到大就没被人如此欺负过。钟可鱼揉耳朵的时候心中委屈不已,试图用他那幽怨的小眼神去杀死这个折磨了他许久的女魔头。

    蔡玉洁那边接电话时也不避讳钟可鱼,反而一个劲儿地冲着他笑,看到钟可鱼在看她,径直朝他走了过来。

    钟可鱼赶紧转移视线,希望蔡玉洁可以自动把他忽略,结果蔡玉洁拿电话的手还是落到了他的耳朵上。

    吓得他赶紧服软道:“姐,我错了,别扭我耳朵。”整个人都抱成一团。

    “什么!你在说什么,可可。”电话那边传来了钟仁甑的声音。

    听到对面熟悉的声音,钟可鱼脱口而出:“爸?”

    然后狐疑地盯着蔡玉洁,希望她向自己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蔡玉洁却并不鸟他,把电话递到他手中以后继续拯救她的粥去了,煮了一晚上的粥,绝对不能浪费!

    这可是她第一次亲手煮东西吃,以前上大学的时候连最简单的煮泡面她都没煮过,一直都是蹭舍友的。

    “安顿好以后你也不知道给你妈打个电话,好像我办事不力把她儿子拐卖了似的,这一晚上都给我打了不下十遍了……”钟可鱼还没来得及张嘴,钟仁甑那边已经发起了牢骚。

    “我手机塞行李箱了,还没来得及拿出来,一会就给我妈打啊,爸……”钟可鱼截住钟仁甑,准备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他远在外地怎么会知道自己现在和蔡玉洁在一起,而且他们两个刚刚似乎有说有笑,似乎早就认识了。

    “行了,你记得打电话就行,我明天还有早会,现在要准备材料,挂了吧。”

    钟可鱼都没来得及说再见呢,他老爸就毫不留情地挂掉了,气得他想摔手机。

    “小弟,过来过来,帮我把锅洗了。”蔡玉洁在厨房咋呼道。

    “来了。”

    钟可鱼一边洗锅一边问道:“姐,我爸怎么会给你打电话?”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可爱。”蔡玉洁回过头来,还把食指往脸蛋上那么一放,故意卖萌。

    钟可鱼的“滚”字差点就从嘴里蹦了出来。

    “逗你呢。因为你在一中的烂摊子是我给处理的,我是班主任,你爸爸是家长,互相留个电话不是很正常吗?”

    “就这么简单?那我现在转学到二中以后他为什么还给我一中的班主任打电话。”

    “你爸和我妈是同学,他们暑假同学聚会的时候我送我妈去的,当时正好遇见了你爸,后来听我妈说你爸正为了你上学的事情发愁,我就主动联系你爸帮你转学咯。”

    原来如此。

    “姐,你对我真好。”钟可鱼满怀感激地说道。

    蔡玉洁邪魅一笑,然后撸起袖子一步一步地朝钟可鱼走来,“口头答谢有什么用啊,不如来点实在的,嘿嘿嘿。”

    钟可鱼立马警觉起来,“你要干嘛?我是不会和你谈恋爱的。”还把锅挡在了自己胸前。

    他越是这样,蔡玉洁就越想逗他,看不出来这个傻弟弟还真是情窦未开,长得倒是挺养眼,可惜心智还是个孩子。

    “弟弟,不谈恋爱也可以做点别的事情啊,你看咱们两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不是应该……”蔡玉洁越走越近,说的话也越来越暧昧。

    钟可鱼心里吓得都打哆嗦了,结结巴巴地说:“你再往前走我的话……我就……我就,我就拿锅拍你哦。”

    蔡玉洁强忍笑意,双手放到身后把围裙解了下来,“还以为你要干嘛呢,就拿锅拍我啊。”

    看到她不但不怕,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把围裙给解了下来,钟可鱼的脑子都要炸掉了,电视剧里面那些女生脱光衣服对男主角投怀送抱的画面一幕幕全都在脑海里倍速播放,循环往复。

    “你敢脱衣服的话我就真的揍你了啊,打得你鼻青脸肿不敢出门!”钟可鱼闭上眼睛吓唬道。

    “原来弟弟喜欢家暴啊,滋滋滋,口味还真重。”蔡玉洁继续打趣说,看到钟可鱼被她吓成这样还蛮有成就感的。

    她把围裙往他怀里一塞,钟可鱼瞬间打了个冷颤,锅都掉在了地上。

    蔡玉洁大嚷,“臭小子,把眼给我睁开。”

    “不睁!除非你把衣服穿上。”

    蔡玉洁实在没招,把他的耳朵揪了一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脱衣服了?你看看把我的锅都摔成什么样了!”

    钟可鱼这才敢把眼睛睁开,还真没脱,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哦,我知道了,你刚刚是不是在YY,太可怕了,我这可是引狼入室啊?!”蔡玉洁倒打一耙,一副受害者的语气。

    钟可鱼实在没招了,耷拉着脑袋,“姐,你就别开我玩笑了,一点都不好玩。”说完把锅从地上捡了起来,放进了水槽里。

    “好了好了,姐姐不逗你了啊,我是想让你给我煮碗粥来报答我,谁知道你就想多了,哪能怪我吗?”蔡玉洁摸了摸他的头。

    “那你干嘛脱衣服……脱围裙,围裙,围裙,我想说的是围裙。”钟可鱼越抹越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蔡玉洁靠在一旁的墙上,双手环胸,无奈地说了一句,“我要去看电视了,所以把围裙给你啊,哪知道你会想那么多。”然后转身出了厨房。

    走出去没两步,她故意停住脚步,摇了摇头,“唉,现在的年轻人啊,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钟可鱼拿着锅,羞愧难当,又气又恨,怎么有种被人套路的感觉。生了两分钟闷气就安心煮粥了。

    蔡玉洁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着电视,心里别提多美了,还有人给自己煮粥,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透过玻璃传进了厨房,钟可鱼回头朝客厅望了一眼,一个丸子头女生捧着一大袋薯片傻乎乎地看着电视狂笑不止。

    唉……

    他回头搅了搅粥,心中思虑万千,还是当初那个不可一世的化学老师顺眼一点,怎么自从喊她姐姐以后觉得她像个二傻子似的,一点名校毕业生的范都没了。

    皮蛋瘦肉粥怎么煮来着?钟可鱼现在开始后悔当初老妈教他的时候没认真听,只顾着吃了……

    对了,还没给老妈打电话呢,顺便问问她粥怎么煮。

    调到小火以后他便走出了厨房,“姐,我的行李箱忘记拿回来了,你手机借我打个电话。”

    蔡玉洁正看到她迷了很久的韩国欧巴,眼睛都不眨一下,根本就没把钟可鱼的话听到耳朵里。

    钟可鱼也没理她,把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就拿走了。

    在妈妈的指导下钟可鱼顺利地煮好了一锅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并且还和她详细汇报了自己在二中的经历,当她知道自己儿子和另外一名女生住在一起的时候恨不得立马飞过来见见那女生,如果顺眼的话直接就定她为准儿媳妇了。

    “可可,妈明天去看你啊,顺便给你送点生活用品过去,你看看你都缺什么,一会给妈妈发个短信。”

    “你确定只是为了看我?”钟可鱼确认一下,免得明天出什么岔子。

    “当然了,你是妈妈的小宝贝,妈妈不看你看谁啊。”钟妈在电话那头虚伪地说道,其实她就是为了看那名女生,应该大不了太多,最多也就是比自己儿子四五岁而已。

    钟可鱼的妈妈为了给她宝贝儿子找对象可谓是煞费苦心。

    “好,那我明天去校门口等您,咱们出去吃饭。”钟可鱼是不会让自己老妈见到蔡玉洁的,这个疯癫癫的姐姐搞不好会在自己老妈面前又来这么一出。

    “嚯!你干嘛啊。”钟可鱼往客厅那边不经意扫了一眼,结果就看到蔡玉洁趴在厨房的玻璃拉门上,像鬼一样盯着自己。

    他把拉门推开,用手堵住手机麦克风,小声说道“姐,你干嘛啊,要吓死我。”

    蔡玉洁耸了耸鼻子,“我是过来喝粥的,你继续,不用理我。”见钟可鱼没动弹,她疑惑地问了一句“女朋友?”

    钟可鱼是被她灵敏的狗鼻子给惊艳到了,隔着玻璃拉门都能闻到粥已经煮好了,真是厉害,现在被她这么一问搞得好像他做贼心虚,背着她偷偷来厨房给女朋友打电话一样。

    钟可鱼赌气似的拿起电话,喊了一声“妈”,并且打开了免提,他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可,要不我还是把生活用品给你送到住的地方吧,省得你麻烦,然后咱们叫上你室友姐姐再一起出去吃饭,我也好答谢人家。”

    蔡玉洁快言快语,“阿姨,不麻烦,他是我小弟,我照顾他是应该的,您明天来的话我去校门口接您啊,不然保安可能会不让您进来。”

    “好好好,那明天就麻烦你了啊。”钟妈妈在那边心满意足地说道,本来还以为要给自己宝贝儿子做一番思想工作他才能同意的,没想到直接遇到了正主。

    钟可鱼没了心情,随便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真是脑子有泡,管她误不误会呢,自己没事手贱开什么免提啊!

    蔡玉洁却是压根没放在心上,自顾自地喝了两碗粥,如果不是看锅里就剩一点的话估计她还能再喝,煮的是不错,可是这臭小子煮的也太少了。

    “赶紧喝,喝完了把锅洗了。”蔡玉洁擦完嘴角吩咐道,她可是一点都没把钟可鱼当外人。

    “姐,你刚刚干嘛答应那么爽快,其实我妈过来是另有所图,送生活用品只是个幌子而已。”

    蔡玉洁“嗯”了一声,“难道你妈不放心我,以为我会对她儿子怎么样?”

    “那倒不是,我妈不会把人想那么坏,只是她比较关心我的感情问题,但凡是我身边的女生,她都想发展成她儿媳妇。”钟可鱼憋足了一口气,把话说完,为了明天中午蔡玉洁不会被吓到,还是早早告诉她比较好。

    蔡玉洁面露喜色,“你不想让她见到我?”

    钟可鱼点了点头,心里觉得挺对不住这个好心收留自己的姐姐,尴尬地端起了碗,试图掩盖自己内心的愧疚。

    “那你是想金屋藏娇?”

    钟可鱼刚端起来的粥差点没端稳掉在地上,“姐,你又逗我!”

    “既然没有的话,那你干嘛不想让她看到我,放心,如果你妈妈明天误会的话,你姐我肯定给你解释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蔡玉洁拍着胸脯保证。

    钟可鱼高兴地像个傻子似的,“姐,你真好。”

    “知道我好的话那你一会乖乖把锅洗了啊,我的好弟弟。”蔡玉洁摸了摸他的头就看电视去了。

    钟可鱼端着碗,怎么心里有种给人免费当佣人的感觉。

    钟可鱼洗锅的工夫,蔡玉洁已经看腻了韩国欧巴,准备回卧室睡觉了。

    等到钟可鱼进了自己的卧室才发现只有一张床,还有一张床垫,这让他不得不敲响了蔡玉洁的卧室门。

    “姐,我的行李箱没有拉回来,你有没有多余的被子借我盖一晚,或者被单。”钟可鱼扭扭捏捏地说道。

    蔡玉洁想了想,“好像没有哎,要不你来我卧室和姐姐睡一晚。”

    钟可鱼本来今晚就挺困的,被她挑逗了一晚上更是神经衰弱,身心俱疲,现在完全没有心情继续开玩笑了,甩了一句“不要!”就逃回了自己卧室。

    大不了我就睡床板了!

    钟可鱼认命似的趴在床垫上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小弟,开门。”

    “姐,你自己睡吧,我今晚睡床板。”钟可鱼瘫在床上,一动不动。

    “开门,我给你送被子来了,不和你开玩笑。”

    “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吧,给了我你自己盖什么。”钟可鱼婉言拒绝,其实他不想盖她用过的。

    因为他有小洁癖,盖别人盖过的被子会觉得身上有小虫子在爬。

    门外没了动静,钟可鱼趴在床垫上也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一睁眼醒来,房门是开着的,而且自己身上也盖着一床薄被,最可怕的是衣服也被人脱掉了,钟可鱼急得想哭,不会被人给睡了吧。百镀一下“对不起,我不想再辜负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方城县中等职业学校第一时间更新《对不起,我不想再辜负》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职业拆伙

卿相

盗门百年

蝉鸣无声

超强异能在左手

爆表

老兵传奇

月半貔貅

市长的女儿为啥不嫁给我

夜班老李

偶像请你自重

咸鱼0